• 設為首頁    加入收藏
  •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佛教故事
    毛主席解放前夜與五臺山高僧激辯內容首次公開
    作者:佚名 發布時間:2015-11-13 來源:鳳凰佛教

     

    毛澤東和佛教界著名人士喜饒嘉措在全國人大會上親切交談(圖片來源:資料圖)

    1948年3月23日,毛澤東率領中央機關告別陜北,經晉西北、晉東北挺進河北省平山縣西柏坡。4月9日傍晚,因大雪路阻,毛澤東、周恩來和任弼時一行登上五臺山峰巔鴻門巖,當夜就宿于臺懷鎮塔院寺方丈院。

    五臺山是中國四大佛教名山之一,舉世聞名。毛澤東深諳中國歷史文化,早就想一睹為快。

    今日行軍至此,天賜良機,而且時值全國勝利在望,他更是興致勃勃。

    在上山的路上,毛澤東想著往事,禁不住大笑起來。任弼時被他的一陣笑聲搞得莫名其妙。

    毛澤東對他說:“寺廟是中華民族文化遺產,我們應當引以自豪。我們去年轉戰陜北時,還到過佳縣的白云山寺,這次來五臺山,大可一飽眼福。”兩人邊說邊朝塔院寺方丈院走去。提前到達的周恩來等同志早已為毛澤東安排好食宿。毛澤東下榻的里院北屋,炕上鋪一床軍被,地上擱一張木桌,一把木椅,

    桌上擺一硯臺一筆筒,桌炕之間放一取暖火盆,上邊放著一只銅茶壺。

    4月的五臺山,入夜很冷,毛澤東一邊用飯,一邊烤火,還捎帶翻閱著一本經書。

    一會兒,老方丈由一小沙彌陪同來到毛澤東居住的院子。警衛員及時轉告,毛澤東和江青急忙走出屋子笑迎方丈。

    方丈合十行禮道:“打攪貴人了,貧僧不安得很。”

    毛澤東回答:“哪里哪里,是我們打攪貴寺了,請多原諒。”

    說話間,方丈和小沙彌走進屋來。毛澤東讓江青給二位讓座。方丈忽然發現毛澤東桌上有一本翻開的經卷,吃驚地問:“怎么,貴人也讀經書?”毛澤東笑著將佛經送給方丈道:“隨便看看。我是無神論者,不信神佛的。更當不得以‘貴人’ 相稱埃。”方丈笑答:“貴人信佛佛在,貴人不信佛佛自在。當得,當得,有何當不得呢。”

    毛澤東同方丈親切地交談,并詳細詢問了五臺山寺廟的建筑史,而且還頗有興味地向方丈打聽魯智深和楊五郎在哪個寺廟里當和尚。

    方丈笑而作答,并邀請毛澤東翌日觀賞五臺山勝境,自愿擔當向導。

    次日吃過早飯,毛澤東、周恩來、任弼時和江青、警衛員閻長林等在晉察冀軍區保衛部長許建國、

    晉察冀邊區政府秘書長周榮鑫陪同下,由老方丈、小沙彌作向導,游覽參觀宏大壯觀的臺懷諸寺院。

    這天瑞雪初霽,旭日東升,五臺山群峰銀裝素裹,分外妖嬈。金閣浮空,香火繚繞,鐘鳴鼓鈸參差交響,合著抑揚有致的梵唱聲,好一派佛教勝境莊嚴肅穆的氣氛。毛澤東高興至極,一邊急匆匆地從里院走出,一邊對任弼時感嘆道:“古人燦爛的文化,都是和宗教緊密相連喲。”在眾人簇擁下,毛澤東從塔院寺東口出來,見對面東門墻上貼一副對聯:“勸君莫打三春鳥,子在巢中盼母歸。”

    毛澤東默念著,頗為賞識,便問:“這對聯是誰寫的?”

    老方丈忙答:“是老衲所寫。”

    毛澤東略一沉吟道:“這副對聯應廣為宣傳。”又道:“我們不是和尚,雖不從佛家慈悲放生的立場出發,但應知道自然界中的三春鳥捕捉害蟲,是保護農作物和樹木的益鳥。”

    由塔院寺進十方堂,來到大殿時,毛澤東看見幾個喇嘛正在整理殘缺不全的藏經,其中有個叫羅真呢嘛的喇嘛與陪同參觀的老方丈搭話,毛澤東微笑著問他:

    “你是青海人吧。”

    “是的。”羅真呢嘛答。

    毛澤東又溫和地問:“你來五臺山多久了,為啥子出家?”

    羅真呢嘛并沒有馬上回答,而是反問道:“你去過青海?你知道青海有幾座出名的寺廟?”

    “有兩座。西寧東廣大寺和塔爾寺,對嗎?”毛澤東當即答道。

    羅真呢嘛佩服地點了點頭。

    毛澤東指了指地上堆放的有些殘損的經書,又問羅真呢嘛:“這些經書毀壞了,可惜不可惜?”

    羅真呢嘛又沒有正面回答,而是一本正經地道:

    “有生之物,有生就有滅,有形之物,有成就有壞。”

    時正值劉鄧大軍揮師南下,挺進中原,蔣家王朝已危在旦夕,毛澤東便故意問羅真呢嘛:“那么,打倒蔣介石可惜不可惜?”

    羅真呢嘛被問得不知所措。

    毛澤東又無意間看到“四大天王”背后被人掏了個大洞,再一細瞅有幾個“彌勒”缺少了腦袋。

    他不禁愕然,忙問身邊的方丈:“此為何由?”

    方丈痛心地說:“五臺山數僧為掩護抗日軍民,曾遭日寇屠戮,寺廟亦被破壞。”

    毛澤東說:“等全國解放了,我們一定要保護好寺廟和文物,絕不能讓祖國的文化遺產受到破壞。”

    接著,毛澤東又詳細詢問了寺院的修繕工作和寺僧生活情況,并指示陪同的幾位地方干部要加緊寺院的修復和管理保護。

    毛澤東一邊觀察一邊興致勃勃地踏上了通往靈鷲峰菩薩頂的108級石階。

    方丈氣喘吁吁趕到毛澤東身邊:“老衲老矣,跟不上貴人龍驤虎步了。”

    毛澤東回首作答:

    “慢走,不急,我們這幾年轉戰陜北,成天與國民黨幾十萬軍隊周旋于崇山峻嶺之中,早已習慣了。”

    方丈仰視毛澤東,目露崇敬之情,對攙扶自己的小沙彌道:

    “徒兒,此人雍容富貴,體擁佛云,目蘊睿智,行止大度,有拔眾生脫苦海之力,蒼生有福了。”

    此時,早已進殿的毛澤東,正端詳著彌勒佛的慈笑憨態,打趣道:“胖師傅,久違了……”引得眾人哈哈大笑。

    剛從殿外進來的任弼時,見眾人大笑,說道:“笑么子喲,莫非要和彌勒佛比個高低!”

    毛澤東面對方丈道:“講得好,等革命成功那一天,老師傅可給我們作證,看誰笑得最好,笑得最響。”

    方丈垂頭念佛:“阿彌陀佛……出家人不敢嬉笑佛爺,罪過罪過。”

    毛澤東趕忙表示道歉:“噢,是我們的不是了。方丈若能明白我們說革命成功是什么意思,恐怕就不見怪了。”

    毛澤東不無感慨地說:

    “所謂革命成功之日,便是消滅剝削,消滅壓迫,天下老百姓耕者有其田,萬民樂業安居時。”

    任弼時插話:“用佛教的話說,就是人無貴賤,眾生平等,行善慈悲,福極無涯的境界。”

    毛澤東反問方丈:“彌勒佛的像義不就是如此嗎?”

    方丈點頭:“貴人所言即是,但愿此話彌勒佛爺知曉。謝罪。”

    毛澤東笑道:“信仰自由嘛。你們可以信佛教,我們信馬列主義;你們講修行,我們講革命,講造反,用槍桿子推翻舊世界,創造一個新世界。”

    毛澤東邊說邊走上鐘樓,細細品讀著巨鐘上鑄刻的經文,時而抬頭對周恩來說:

    “佛教文化傳入中國近兩千年,它和儒、道學說相融,成為了中華民族燦爛的文化遺產,我們要加以保護和研究。”

    周恩來點頭:“是啊,歷史是不斷向前發展的。今人成就是在歷史的基礎上取得的。我們信仰馬列主義,也是在歷史發展的過程中逐漸形成的。”

    毛澤東又說:“幾千年來,佛教在哲學、建筑、美術、音樂上取得的成就是不可忽視的,這是全人類也是中華民族文明和燦爛文化的重要部分。”

    毛澤東以手虛引任弼時,請發表高見。

    任弼時笑道:“佛學的教義從根本上講,也是一種獻身于拯救民眾的精神。佛教的創始人釋迦牟尼就是看到人世間百姓遭受生離死別、病患貧困、自然災害的痛苦,才下決心拋棄榮華富貴、兒女情長獻身于佛教事業,舍生取義嘛。”

    任弼時的話引得毛澤東一陣情緒激昂,隨口而出:

    “對呀?共產黨就是信仰馬列主義這個‘佛’,高舉無產階級革命的旗幟,拯救天下窮人脫離苦海,團結起來鬧革命,求解放,當家作主人。”

    毛澤東談興很濃,轉身對方丈說道:“長老意下如何?請賜教。”

    方丈正和小沙彌聽幾位講佛論禪,深感精深博大,一時難以找到適當的詞句對答,慌忙說道:“豈敢,豈敢,施主真人,大義參天,老衲受教匪淺。”

    毛澤東回視周、任二人,目光轉向方丈自謙道:

    “長老謬贊了。我們共產黨從獻身精神上來講,與佛教有相同之處,但本質不同,最大的分別便是共產主義講現實,向一切不合理的封建剝削制度發動革命,推翻蔣家王朝,讓天下窮人都過上實實在在的美滿幸福生活。來世如何空懷一種美好的信念,不去斗爭,一切子虛烏有。”

    這時,任弼時又插話:“還有佛門戒條頗多,第一戒‘殺’,共產黨可不守佛戒,當然這不是我們好戰,而是為了長久的和平,為了人民的幸福,不得不打敗日寇,打敗國民黨軍隊,取得民族徹底解放的勝利。”

    主席問方丈:“你看,我們能勝利嗎?”

    方丈回答:“能,一定能,天遂人愿嘛。”毛澤東一樂:“好,好一個天遂人愿。”

    時值中午,周恩來抬頭看了看清朗朗的天空和暖洋洋的太陽,與任弼時嘀咕了幾句,忙去催促毛澤東趕快下山,準備午飯后動身,前往平山縣西柏坡。

    此時,江青游興正濃,拽扯著毛澤東向大殿走去。周恩來和任弼時對視一下,也只好隨他倆入殿。其他人員等在殿外。

    殿中一老僧正為香客解簽,香客頷首聆聽。毛澤東至前,微微躬身道:“打攪長老了……”

    老僧舉目一瞧,見說話的中年男子身材魁梧,慈祥大度,聰睿沉著,忙言道:“何來打攪,施主求簽還是拆字?”

    毛澤東對周恩來和任弼時笑謔著說:“求簽打卦純屬游戲,共產黨人從不相信天命。”

    說話間,江青早已從香案上拿起簽筒,搖了幾搖,隨手抽一簽,看完一笑,然后遞給毛澤東。

    毛澤東略為掃視,只見竹簽上歪歪斜斜寫著:“上上大吉”四個字,也開顏大笑。又將竹簽遞給周恩來和任弼時,最后傳至老僧。

    老僧一見竹簽,眉頭高聳,兩眼凝視著毛澤東,言道:“施主此行平安無事,一生上上大吉。”

    毛澤東略搖了搖頭:“說什么此行平安無事,昨天過五臺山巔,汽車失控向懸崖滑去,若不是司機周西林技術好,險些丟了性命。”

    周恩來笑而回答:“主席命大福大,化險為夷。”

    毛澤東感慨地說:

    “我走過的這五十幾年,道路是曲折艱辛的,曾被敵人辱罵,在黨內受孤立、誤解,甚至遭到打擊,開除黨籍。一生上上大吉,那是騙人的,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  任弼時用手指點著毛澤東:

    “主席,當真了不是。我們共產黨革命幾十年,遭受屠殺、危難、挫折、失敗,不都是一次又一次吸取經驗教訓,取了偉大的勝利嗎? ”

    毛澤東連忙解釋:

    “莫當真,莫當真,這只不過是逗著玩玩罷了。”

    遠處傳來口哨聲,伴隨著軍械的撞擊,腳步的踢踏聲,戰士們已開始列隊集合了。

    毛澤東連忙告別老僧,與周恩來、任弼時向塔院寺返回。

    半個鐘頭之后,毛澤東、周恩來、任弼時等吃完午飯,分乘吉普車穿入“太行八徑”之一的龍泉關,向河北省平山縣駛去。

    編輯:姬占金

    秒秒彩稳中方法 珠海市| 怀安县| 汝州市| 伊宁市| 马边| 喜德县| 珲春市| 乌恰县| 海兴县| 沁水县| 华安县| 汝南县| 肥城市| 乌兰浩特市| 江孜县| 图片| 石林| 宜兰市| 阿图什市| 邮箱| 集安市| 延安市| 山西省| 成武县| 托克逊县| 岑巩县| 宁明县| 英吉沙县| 葵青区| 祁门县| 页游| 肇东市| 墨玉县| 西乡县| 抚远县| 汶上县| 怀仁县| 自贡市|